时光之闸

反差萌番外:佐助,我遇到了一个减肥成功的你

七月的红兔子:


*请注意避雷:人物非常ooc非常ooc非常ooc,完全恶搞向

*平行设定1:蠢软助在木叶遇上七代目,黑花鸣在木叶外遇上轮回助

*平行设定2:原著鸣佐年龄设为24,时间线为鸣雏订婚前

*依旧不保证有后续

*嗯,我也想把黑花鸣轮回助这边写得萌一点,但不知为啥就是萌不起来OTZ

 

2

 

七代目的办公室迎来了一群观摩新生物的人。旗木卡卡西,奈良鹿丸,日向雏田,前来访友的风影大人——现在都围着一个年轻人,眼神或深思或担忧。

 

“那好。我再问一个问题。”卡卡西稍微靠近了坐在椅子上的人一步,“当初我让你们抢铃铛的时候,你做了什么?”

 

“什么抢铃铛?”黑发的年轻人眨眨眼。

 

“大蛇丸是在哪里给你种下咒印的?”

 

“咒印?”

 

“中忍考试第二场你的第一个对手是谁?”

 

“……”

 

见对方眼里已经流露出赤裸裸的不耐烦,卡卡西默了默,随后叹口气:“好了,鉴定完毕。十个问题没有一个能答上,要么是失忆,而且是无逻辑性失忆,记得人却不记得事。要么就是佐助真有一个双胞胎兄弟……虽然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等等,就算是失忆,那为什么会失忆?轮回眼也不可能因为失忆就消失了吧我说?”鸣人再次低身凑近佐助,有点焦躁不安地看着他的眼睛,眼里满是担忧:“话说,身上会不会还有伤这类的?佐助你能记起哪些事情呢?”

 

“愚蠢,滚。”

 

宇智波佐助现在瞪着圆溜溜的眼睛,非常不悦。

 

“骂人倒是挺利索的……”鹿丸摸着下巴,“但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爱罗双手抱肩:“会不会是中了什么术?”

 

“我没有失忆,也没有双胞胎兄弟。”

 

佐助很恼怒这些人看他的眼神,是的他现在真的很恼怒。他们怎么可以怀疑他失忆了?!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他明明记得所有事情!

 

来到这个陌生地方之前两个年轻人都还在赌场——鸣人那时正在教佐助下注,并且两人各自做了约定:如果佐助赢了鸣人就要永远无条件听命于他并且保证在家里买张更大的床安放佐助的恐龙,而如果鸣人赢了,好吧鸣人当时并没有提什么要求,只说要用那张赌桌——结果骰子点数出来的前一秒,两个人突然都发晕了,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这个连车都不能开连卡都不能刷的鬼地方。

 

但现在让佐助更不高兴的是,和鸣人走散不到两个星期,好不容易找到人了、这个混蛋却口口声声称要和别人订婚!还穿着这么土里土气的衣服!一副“佐助你失忆了”的眼神看着自己!这让佐助怎么接受?!

 

“漩涡鸣人——”

 

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起身,直接朝鸣人走过去并且两只手都狠狠揪住对方腰侧的衣服。这动作让后者一愣。

 

“我再问一遍,你说你要和日向小姐订婚,是认真的?”

 

“对、对啊,”七代目看了就站在不远处的女忍一眼,却没有什么底气,女忍脸一红也垂下头,“我和雏田的订婚就在一个星期后……”

 

“真的是认真的?!”

 

“真的、是认真的……”

 

“我就知道——”黑发人再次被气炸,很快他一把取下中指上的情侣钻戒就朝鸣人的脸砸过去:“还给你!”

 

“诶?!”猝不及防鼻子就被砸了个爽,七代目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佐助拔腿就往办公室外走。现在他要离开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了,这里的一切都那么讨厌,他准备找个地方老老实实等哥哥派飞机来找他。

 

“等等佐助你又往哪里走啊我说!我又做错了什么?”

 

鸣人一边捂着鼻子一边追上去。卡卡西闭了闭眼,鹿丸也叹口气:“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但刚走到门口,宇智波却停住了。

 

是的,就在刚刚,佐助突然察觉到一个可能被自己忽略的可怕事情。

 

这群人怀疑他失忆,他们竟然怀疑他失忆——

 

他猛地回身,目光扫过对面一群人,一时皱眉:“你们,其实失忆的人是你们才对吧——”

 

“……”

 

在场人全都沉默的盯着他。

 

宇智波的眉皱得更厉害了,他意识这是个不可忽略的问题。他们能质疑他失忆为什么他不能质疑他们呢?大家一起掉落在地球的某个小村庄里然后集体失忆,但总要有一个人还有记忆才能拯救所有人,这个人明显就是他才对!

 

如果是这样的话鸣人要和雏田订婚的事情就解释得通了。因为鸣人失忆了。

 

不走了,凭什么他要走。

 

佐助拔腿又往回走,鸣人惊喜地看着对方主动回来,“佐……”

 

“愚蠢,闭嘴。”

 

这个宇智波瞪了火影一眼,随即啪地一屁股在火影的办公桌前坐下。

 

“全都站好。”他正义凛然地学着男朋友的严肃口吻,绷着脸,让眼神充满审判意味,“现在该我问你们了——”

 

“第一个,卡卡西。一个月前你带我去喝酒,然后把我带到一个房间,当时那间房的房号是多少?”要知道虽然那次是鸣人计划的,但佐助至今都没有原谅卡卡西的出卖行为。

 

但现在卡卡西却愣了愣:“诶?!老师有干过这种事情?”

 

“等等!”怎么听都觉得有点不对劲的鸣人一下扭头瞪住已经满脸愕然的卡卡西,“卡卡西老师你什么时候和佐助出去喝酒了?!你不是说你很久没见到他了吗我说?!而且你们还去开房?!”

 

“哼!”审判者的尾巴立刻耀武扬威地翘起来,“果然你是假的卡卡西!”

 

他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就下了定论,转眼又目光犀利地盯住扎着马尾辫的男人:

 

“第二个鹿丸。我问你——你之前帮我拉拉链的时候被卡住了手,是哪一只手?3秒钟内回答!”

 

“哈?!”

 

并不知道对方指的是一件道具服的奈良辅佐现在已经被七代目那吃人的目光盯得满脸都是汗了,“等、等等,你到底……”

 

“鹿丸你这家伙对佐助干了些什么啊我说!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你竟然还帮佐助拉拉链!?”

 

这个鹿丸也是假的!审判者再次下了结论,然后看向一边的我爱罗。但这下他的眼神并不那么锐利了,反而带有几分说不清的信任感。

 

这信任感看得正抓着辅佐肩膀不停摇晃的七代目顿时火冒三丈。

 

“我爱罗。”

 

“你问。”我爱罗倒是平静点点头。

 

佐助目光坦诚地盯着红发青年:“你记不记得,你说你喜欢我……”

 

“我爱罗——!!!”

 

“的歌”两个字还没说完,七代目的咆哮就穿透了佐助的耳膜。

 

一脸僵硬的风影大人已经被金发男人掐住脖子同时迎来了口水攻击:“我看错你了我说!你竟然背着我喜欢佐助!你怎么可以喜欢佐助你怎么可以喜欢他!!他可是我唯一的朋友啊我不准你喜欢他不准你对他出手你听到没有!!!”

 

安静地观察了会儿鸣人和我爱罗以及在场其他人的反应后,佐助点点头,神色也稍微凝重起来。这下他可以确认这些人确实是失忆了,他们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包括鸣人,所以他们凭什么断定他失忆了呢?!

 

哦对了,还有一个——佐助最后盯住了这个屋子里唯一的女性。

 

“唔,还有那边的日向小姐,”

 

“佐、佐助君……”

 

“我知道你是宁次的妹妹,”佐助这样认真地说,“可是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宁次会支持鸣人的选择,而鸣人,虽然不知道你想趁他失忆的时候对他做些什么,但是,鸣人可是说了他永远只喜欢我一个人的。”他的眼神突然变得高傲又坚定,“就算我现在没有答应他的求婚,但他还是在追我!他连绯闻都不愿意和你传,所以你还是放弃吧!”

 

正扯着我爱罗衣领的漩涡鸣人这下彻底傻眼了,一旁的女忍一时也说不出任何话,只能愣在原地。

 

无视在场人完全石化的身体,佐助得出所有人都失忆了的结论后他感到轻松不少:“不过你们放心,我知道你们失忆了,我会让哥哥找很厉害的医生治疗你们……”

 

“他已经神志不清了吗,”哥哥两个字让卡卡西最后眸色一沉,不管佐助一个人的呱啦呱啦,只是对鸣人道,“这样吧鸣人,先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伤,尤其是脑部检查,等下就让医疗部的过来。”

 

“他……”鸣人还陷在刚刚宇智波那番话的巨大冲击当中,一时顿了顿,“他身上没有查克拉。”

 

“不仅没有查克拉,”鹿丸叹口气,补充道,“而且看起来要比我们知道的佐助更小一点,也没那么瘦那么高。”

 

“你什么意思,鹿丸?”

 

从鹿丸的语气里隐隐听出了什么,卡卡西便问。

 

现在佐助正安慰鸣人他一定可以恢复记忆,并且把刚刚那枚戒指重新戴了回去。

 

“卡卡西老师,你还记不记得?你说你们和辉夜姬最后一战的时候,辉夜姬有控制五种平行空间的能力,我猜想恐怕不会是五种那么简单吧……”鹿丸顿了顿,“外貌、声音、记忆虽然是错乱但他确实也认得我们这些人,连爱吃番茄的嗜好都一模一样,我觉得……他很有可能是来自另一个平行时空的佐助。”

 

“也即是说,这个世界和我们的那个世界存在着某种对应的联系,但又有很大不同。”金发的男人拉开木门,首先伸出一条坚实有力的胳膊,他慢步跨出来,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下半身只围着一条浴巾。

 

少许热气蔓延过来,站在木廊里的黑发年轻人毫无动静。

 

“而你就是这个世界的佐助。”

 

男人一边擦头发一边开口,同时来到木廊外取下自己原本的衣服。白衬衣和牛仔裤从昨晚起就挂在外面,现在已经被太阳晒干,摸起来也很暖和。

 

他将毛巾放在一边,在里面换了裤子,然后才出来慢慢套上自己的上衣。

 

宇智波佐助这时稍微回过头,目光平静地注视着这个和自己挚友长得完全一样、也自称为漩涡鸣人的男人。

 

无论是脸上的六道痕迹、还是刺眼的金发,还是那双宝蓝色的眼睛,还是吊在脖子下的那块绿石项链,都一模一样……当然,完全呈V型敞开的衣领以及因此而暴露出部分的小麦色胸膛——这样的穿衣风格倒是和木叶的火影大人完全沾不上边。

 

现在这个男人朝着自己走过来。佐助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

 

外面的鸟叫声十分悦耳,并且阳光明媚——这么好的天气,如果忽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诡异事件那必定是个外出旅游的绝佳日子。如果鸣人能够忽略的话。

 

他一边扣上皮带,一边走近站在木廊另一端脊梁挺直、身形清瘦的人:“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出发……去你说的那个叫木叶的地方?”

 

“半个小时后。”

 

半个小时后佐助恢复了足够的精力,才能继续使用轮回眼。他会带这个男人直接回到木叶。

 

“知道了,不过你能再保证一次吗。佐助不会、呃,我说的是我的那个佐助,他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我的那个佐助,很明显,这样的说法让黑发人奇怪地挑起眉。

 

“我保证。”但他还是回复了对方,然后就不愿意再多说一个字。

 

“为什么你能这么肯定?”鸣人这时瞥过他空荡荡的一条袖子,“进来的时候这家老板眼神很奇怪,貌似有点怕你。应该说一路过来的时候都是这样。直觉告诉我,你在这个地方不怎么受欢迎?”

 

“是吗。”佐助这时轻哼一声。这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后鸣人看见佐助的微笑,虽然这笑充满轻蔑,却依旧令人感到愉悦。“如果如你所说,他和我长相完全一样,那你的担心确实就是多余的。”

 

“你可能有点误解,我的意思是,虽然这个世界的你看起来似乎很强很酷炫,但另一个世界的你有点……”鸣人顿了顿,“至少我希望能越快到那个叫木叶的地方越好,然后按你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的我可以发布指令派很多人去找他——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度过找到他之前的时间。”

 

“闭上你的嘴。半个小时会过得很快。”

 

佐助只偏头睨了这男人一眼。话多这一点也一模一样。他想。

 

但也就是短时间的沉默,他注意到这个金发男人正安静地盯着自己。

 

“唔,还真是一模一样。”

 

“……”

 

“我是指你和我的那个佐助,完全一样。”

 

鸣人自顾自地点点头,这是他看了好半天得出的结论。

 

但其实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

 

他的那一个会笑会脸红会恼羞成怒,然而这一个,至少从他遇见对方的时候开始,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熟人也勿近的模样——同样精致端丽的脸,却是冷冽大于惊艳,淡薄到清冷与危险。

 

好吧,原谅鸣人真的无法把圆润死懒的喜马拉雅猫和高贵冷艳的波斯猫放在一起比较……即便这两只猫披着的是同一张猫皮。

 

更或者说……他再次一眼瞥过对方空荡荡的袖口,同时伸出一只手撑在对方后面的门板上,更加靠近了。

 

但这时宇智波不冷不淡地出声了:“你看够了?”

 

“嗯?”

 

“一直盯着别人是件无礼的事情。”

 

鸣人只是一笑:“你刚刚也一直在看我。”

 

“你现在靠太近了。”对方的眼锋很快扫了过来。

 

“嗯,也就是说你并不否认我上一句话。”即便收到警告的眼神,鸣人也没有要撤开的意思,反而眼里带上玩味的笑,盯着对方完美却冰冷的侧脸,“告诉我,刚刚在我换衣服的时候,你一直在看我?”

 

“……”

 

“看来这个问题会惹怒你。好吧,那我换个问题,”说到这里金发人的笑容便慢慢敛了下去,视线再次下垂。

 

这时他选择伸手去拉佐助那条空荡荡的袖口,眼神一时也跟着暗了几分:“你的手……”

 

但很快,另一只苍白的手便强硬地扼住他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

 

那是十分沉重的力量,鸣人抬头便对上佐助静如沉冰的目光。

 

“动手前我要为我自己提醒你一下,”但他平静开口,“我和你们这里的人身体构造不同,没有你们所谓的查克拉和异能力——也就是说,你轻轻的一碰我就可能彻底成灰了。”

 

“没有自知之明的人,死也不足惜。”

 

佐助眼神冰冷地扫过这个男人。虽然这样说,他还是冷哼一声,随即甩开那只手。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在松手的一瞬间,对方又立刻重新抓住他的手。

 

“你……”

“很冷吗,你?”

 

但鸣人却很明显地皱起眉。

 

佐助也蹙眉,不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

 

“还真是一点肉都没有啊,”

 

鸣人又开口。现在他紧紧抓着那只苍白冰凉的手,与之十指相扣,手指的骨节过于分明以至于让他觉得有点硌手,一时又重新盯上身前人漆黑漂亮的眼睛。

 

“知道吗,”他的语气平静又认真,“如果按照以往,我可能会很高兴佐助终于减肥成功了——当然他也会很高兴,但他只会憋在心里暗戳戳的高兴,然后脸上依旧是一副‘我才不在意’的样子——但现在我大概不这么想了。”

 

“……”

 

“那么,这个世界的佐助,”鸣人的目光开始变得深暗,手的力量也在加重,“告诉我,这个世界的我在做什么?”

 

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或者说让人不悦的话题,很快让佐助眼底腾起不耐:“把手放开。”

 

“我想要知道这个世界的我是怎样的。除了这一路过来从别人嘴里听说到的,拯救了这个世界的英雄?优秀强大可靠的忍者?但我觉得或许还可以更具体一点。”

 

还想要怎么具体?被与那个人一模一样的蓝眼睛非常认真地盯着,宇智波的末裔有一瞬间的沉默,很快敛去眼底微不可察的情绪,同时开口:

 

“半个小时后,你就能见到了。”

 

“不,我指的是,”但鸣人还是不肯放开他的手,甚至稍微压低声音,“这个世界的我,在你眼里是怎么样的?”

 

或许佐助不清楚的是,对于这一个鸣人而言,现在的一切都是绝对无法相信的事情。

 

确实是无法相信,鸣人很清楚。

 

虽然他的恋人平时总是会为体重的事情和他闹别扭,但如果说佐助哪天真的少了一斤肉,他还得想方设法给对方补回来——然而呢,现在这里终于有一个瘦瘦的佐助了,并且他很厉害聪明,并且他成熟稳重。

 

并且他的眼神冰冷,并且他不会笑。所以这个世界的鸣人,这个世界的他,

 

都他妈到底在做些什么?

tbc.

忍不住挂张喜马拉雅猫和波斯猫……发现都挺肥的哈哈哈哈



不关七代目事啊😂主要是鸣导以为这个世界的他和佐助还是恋人关系,所以就……是he啦,两对都he。

再说一次真的不关七呆目的事啦😂😂😂鸣导误会了,等下章知道这个世界的鸣佐不是恋人关系后鸣导就不会强求了,他选择尊重每个世界的平衡关系(ಥ_ಥ)

所以这种情况下七代目和轮回助肯定有一个是暗搓搓的单箭头,这样鸣导才能把两个人的双箭头推出来(ಥ_ಥ)没错鸣导就是月老😁

评论

热度(739)

  1. 番茄酱嗷!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