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闸

【佐鸣】如何是好 (下)

司库瑞普特:

#现架

#只是换个背景谈恋爱的故事

#如果木叶的上位者是宇智波一族


目录:    


鸣人在医疗部的单人病房醒来。窗外不知何时飘起了小雨,天色昏沉。

 

嘴里还残留着血腥气。最终还是输给了本能啊,鸣人抬起手盖住刺痛的眼眶,坚持不使用血液凝剂,借此说服自己和吸血鬼并非同类,不过是可笑的自欺欺人 —— 然而唯有如此,他才有勇气以新的身份活下去。

 

就像是父母去世后,他依然执着地每天对着空荡荡的房子道,我出门啦,我回来啦,仿佛只要继续这样的问候,家人就还在身边。

 

他其实胆小得很,佐助深知这一点,对他总是不能放心。

 

半年前九尾的细胞治好了鸣人左胸的那个窟窿,他在木叶专属的军区医院住了一个礼拜,就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 —— 表面上的。

 

佐助在鸣人出院的那天就收拾了自己的行李通通扔到鸣人的寓所,他甚至提前配好了钥匙和门卡。

 

“你想干嘛?”鸣人看着佐助一件件往客房搬东西,语气不善。

“如你所见,我要搬到你家客房住。”

“我不是很乐意。”

 

“那怎么办,”佐助声情并茂,重复鸣人在战场上的遗言,“我希望出生在普通的你的隔壁呢。”    

 

鸣人气得把枕头往他脸上砸,身手敏捷的搜查官先生稳稳地接住了。

 

他们即使住在一处,相处的时间也不多。鸣人一出院就申请调令,脱离了佐助所在的小组。两人都频繁出外勤,下班后能在家里遇到另一个人的情况屈指可数。

 

当然也有碰巧的时候,鸣人在暮色中归家,一推门就闻到了饭菜香味。

 

客厅很大,连着开放式的厨房,宽敞得一览无余。佐助穿着衬衫系着围裙,熟练地摊着鸡蛋,袖口卷起,露出线条优美的小臂。他的身形修长,肤色很白,和暖色的夕阳融在一起 —— 即使是做饭,也透着大家族严苛家教常年规整下来的优雅。

 

鸣人一时看呆了 ——

如果佐助不做搜查官,大概会是一个喝茶看书的漂亮公子哥,也不会摊上他这么个倒霉朋友,添了许多要操心的事情。

 

“不要愣着,”佐助把厚蛋烧盛到木质盘子里,“过来吃饭了。”

 

如果,如果我没有变成现在的样子,鸣人想,我一定要欢呼着跑过去,把你整个抱住,然后在你的脸颊亲上一口,最好能发出吧唧一声响。

 

 

“因为长期依赖抑制剂,原来的药量对鸣人已经不够了,都怪我没有及时发现这一点……”

 

“抑制剂有很大的副作用,一直这样下去,鸣人以后会需要越来越多的抑制剂,他的身体会无法承受……”

 

“佐助君,你看能不能劝鸣人使用血液凝剂……”

 

耳边传来樱担忧的声音,鸣人脱力地躺着,怔怔地盯着挂在床边的制服,想到腰带那里应该配着短刀。

 

放佛受到了鼓舞,先前吸血冲动的发作给身体带来了不小的负担,他全然不顾,一下子爬起来。

 

其实他们实战的时候很少用刀,搜查官都配有特制的武器,宇智波的人更是能操控尾兽,然而佐助和鸣人都喜欢配上短刀 —— 刀是很安静武器,适合贴身肉搏,最一流的搜查官才能使用它。

 

鸣人抽出短刀,在手臂划出一道口子,疼痛让他有一点活着的真实感,鲜血流出来,然后伤口又迅速愈合。

 

在他准备划第二刀时,佐助冲进来扣住了他的手腕。

 

他把鸣人送来医疗部的路上问过自己,亲眼见到鸣人承受这样痛苦之后,是否后悔私心救下他。

当然不,只要能和鸣人在一起,即使前方是万丈深渊,他也愿意抱着他一起跳下去。

 

可是当他看到鸣人举起刀毫不犹豫地划伤自己时,佐助感到真实的,生理性的心痛。

 

“吸血鬼的体质真是神奇啊,”鸣人露出一个并不真切地微笑,把手臂举起来给他看,“你瞧一会儿就愈合了。”

“不要胡闹。”佐助冷冷地道,试图去夺对方手上的刀。

 

鸣人突然绕过佐助的手臂,用巧劲把他绊倒。他们交手多次,本不分胜负,但佐助此刻对他完全不设防备。

 

佐助没有反抗地躺倒在地,直到鸣人压在他身上,用刀背抵住他的脖子,他也一动不动。

 

一时间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鸣人呼吸急促,单薄的胸膛起伏着,却稳稳地持刀,没有进一步动作。

 

佐助握住他冰凉的手,把刀转了半圈,危险的刀锋堪堪贴住皮肉。

 

“颈动脉在这里。”他尚有闲情指导鸣人下刀的位置。

 

鸣人看到挚友缠着纱布的手腕,蔚蓝的眼睛漫上水雾。

 

“不要伤害自己,”佐助的声音叹息一般,“如果心里难受,就发泄到我身上吧 ——”

“只有我才能承受你的憎恨。”   

 

TBC

 

p.s. 说一点自己的想法哈。佐助杀完团藏之后,两人在桥下相会。交手的时候,鸣人心里想,也许我们的人生应该是反过来的,因为鸣人自己也差一点被仇恨吞噬。鸣人曾对佐助说过,只有我才能承受你的憎恨,我愿意背负着你的憎恨与你一起死去 —— 即使是深刻爱着的两个人,在某一个极端时刻,也是无法彻底地互相理解的。一向擅长讲道理的鸣人没有在那个时候试图开导佐助,他表达的是,让我和你一起痛,一起死。

我想,如果他们的人生真的反过来了,佐助也会对鸣人做同样的事情。


评论

热度(18)

  1. 时光之闸司库瑞普特 转载了此文字
  2. 三水司库瑞普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