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闸

【佐鸣】如何是好 (中)

司库瑞普特:

#现架

#只是换个背景谈恋爱的故事

#如果木叶的上位者是宇智波一族


目录:     


其实佐助是不相信来世的。

 

他带着奄奄一息的鸣人来到南贺神社。

这里是宇智波的秘密族地,作为武器的尾兽们被禁锢于此。神社后面是一条长而宽阔的河流,名为南贺川。

 

八月的夜晚,在夏日祭上吃撑了的鸣人拉着佐助漫无目的地闲逛,他们不知不觉来到南贺川。

星光很好,河流湍急,水声哗哗。

“佐助,佐助。”鸣人在河边叫他的名字,蒙蒙月色下少年圆圆的眼睛是宝石一样的深蓝,夜空映在其中。

 

年轻英俊的搜查官先生看着怀里沉睡的挚友,无来由地记起当年的夏日祭。那天鸣人穿着浅色的甚平,露出细细的胳膊和小腿,衣领很宽松,可以瞧见胸口一小片蜜色的肌肤。

 

他把鸣人轻轻地放平在垫子上。平日里活泼好动的家伙此刻显得很乖巧,粘着血的金发服帖地垂下来,衬得一张娃娃脸更加孩子气。

 

是偷偷吻上去的好时机呢,佐助不合时宜地想着。

 

鼬赶过来时,佐助正对着九尾睁开血红的双眼。

 

“你要用尾兽的细胞救他?”

“这是唯一的办法,哥哥。” 

 

“即使会付出可怕的代价?”

“我一定要救他,哪怕让他变成吸血鬼,”佐助垂下眼睛,微微皱眉,仿佛在忍受巨大的痛苦,“哪怕鸣人因此恨我。”

 

骄傲的吸血鬼搜查官最终变成了吸血鬼,这对鸣人来说实在太过残忍。然而鼬最终默许了弟弟的决定 —— 鸣人若是就这样死去,对佐助来说,亦是太过残忍。

 

 

鸣人只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神色如常地来上班了。零九区一战阵仗不小,虽然搜查官们大获全胜,木叶还是有好些战后会议要开。

 

走进会议室时,佐助已经在长长的会议桌边坐定。鸣人嘻嘻哈哈地把自己的副官按在了佐助旁边的座位上,自己隔着一个座位坐下。

 

佐助认真思考了一下,在大庭广众之下踹翻这个可怜的副官的椅子会有什么后果,想想还是作罢。

 

会议十分冗长,两派人对于昨天抓获的吸血鬼的处置问题争论起来。佐助扯了一下领带,觉得心烦意乱。

 

说到底,是一千多年前研究尾兽的过程中,尾兽细胞泄露,影响了一部分正常的人类,才有了吸血鬼 —— 他们不过是拥有尾兽细胞的同类。佐助常常想,吸血鬼的吸血冲动,也许就是被操控的尾兽们对人类的憎恨的载体。

 

人才是这一切的原罪,使用尾兽武器的宇智波一族,或许也难辞其咎。

 

鸣人在会议中途跑出去。佐助看了一下手表,已经离开有十五分钟。

 

他抬头望向鹿丸,一向镇定的指挥官此时也露出担忧之色。两派的长老们正在声嘶力竭地证明自己比对方聪明,佐助悄悄起身从后门离开。

 

鸣人的办公室门窗紧闭。佐助在门口站定,听到了门内微小的动静。

 

他没有尝试去敲门 —— 鸣人肯定不会理会他,而是直接问安保借了钥匙。副官匆匆赶来,佐助把人拦在门外。

 

特等搜查官先生见过很多吸血鬼在吸血冲动发作时的癫狂模样。他们表情狰狞,理智全无,为了鲜血可以做任何事情。

 

如果忽略回响在房间内的压抑的喘息,面前的鸣人显得有点过于安静了,他把自己的手脚都铐在椅子上,汗水从鬓角流下,没入白色的衬衣领子里。

 

佐助感到从头到脚的冷意。吸血冲动是周期性的,很少受外界影响,而鸣人昨天刚刚挨了一针抑制剂 —— 他死活不肯吃血液凝剂,宁愿选择对身体有伤害的抑制剂。

 

他上前搂住颤抖着的鸣人,看到他的手腕已经被勒出深红色的痕迹。

 

“滚出去。”鸣人几乎没法说话,用气音发出毫无气势的警告。

 

佐助不理会他,迅速解开了手铐,把鸣人抱到一旁的沙发上,腾出一只手就要打电话。

 

“你干什么?”

“我要叫樱过来。”

 

“不要…”鸣人吃力地喘着气,噬骨的疼痛让他抱紧了佐助,“求你了…”

 

“你需要抑制剂。”

“求你了,”鸣人努力维持着理智,泪水还是不受控制的溢满眼眶,“我现在的样子,不能被旁人看到。”   

 

佐助又放回了电话。他紧紧地抱着鸣人,一遍遍叫他的名字。

 

这对他们都是考验。

 

最终,佐助用贴身的短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他嘴里含着自己的鲜血,贴住了鸣人苍白的唇。

 

鸣人,鸣人,早在多年前那个夏日祭的夜晚,我就想亲亲你了。


TBC

评论

热度(10)

  1. 时光之闸司库瑞普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