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闸

【佐鸣】如何是好 (上)

司库瑞普特:

#现架

#只是换个背景谈恋爱的故事

#如果木叶的上位者是宇智波一族


目录:    

 

早春时节,天气不算寒冷,火之高中的礼堂里暖气还是十分的足,鹿丸穿着规整的正装,觉得后背出了一层薄汗。

 

“吸血鬼与人类共同存在于这个星球已经有一千年,期间发生了无数次种族冲突。最近的一次大规模战争,是两百年前的四战,宇智波一族操控尾兽大败吸血鬼大军,双方签署共存协议......”

 

“吸血鬼与人类在外貌和日常生活方面几乎无区别,不同是他们有吸血冲动。如今代替人类血液的凝剂已经全面推广,吸血鬼们在家门口的便利店就可以买到血液凝剂......”

 

“我们一直支持与促进吸血鬼融入正常的人类社会,对此各方都付出很多努力。然而还是有吸血鬼拒绝食用血液凝剂,掠杀人类。我们木叶作为特殊部队,就是抓捕此类吸血鬼,保护人类的存在......”

 

礼堂里坐满了学生,连过道上都站满了人。木叶在十几岁的少年们心中地位崇高无比,热切的眼神让鹿丸有点招架不住。

 

“所以,奈良先生,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吸血鬼呢?”

 

真是一个麻烦的问题,鹿丸摸了摸鼻子,“一千多年前,在人类内部战争期间,尾兽作为一种极厉害的武器被研发出来。但是在此过程中尾兽细胞遭到泄漏,一部分普通人类......”

 

“嗞 ——”话筒发出了刺耳的噪音,校领导慌慌张张地截住鹿丸的话头,“因为时间原因,今天的演讲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奈良指挥官莅临本校,我与同学们都感到万分荣幸......”


鹿丸也不介意,演讲能早点结束他求之不得。昨夜零九区出事了,因为情况严重,佐助和鸣人时隔半年再一次一起出任务。鹿丸清楚三七区一役后二人关系不比从前,心中不安,只想快点回去等消息。


他在路上就收到了报告,两人迅速解决了一切,已经到木叶了。鹿丸长吁一口气 —— 佐助和鸣人作为木叶最年轻的两位特等搜查官,本来就该相信他们的,况且能一起出任务说不定两人已经放下芥蒂。

 

 

佐助独自一人从报告厅出来,面色冷冷,出外勤的制服尚未换下,袖口处有一片暗色的血迹。

 

香磷匆匆迎上来,“佐助,你受伤了?”

“不,是鸣人的血。”

香磷没有接话,这是比佐助自己受伤严重得多的情况。

 

“那就没什么的,”随行的副官道,“鸣人自从变成,嗯,之后,有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嘛。”

副官大概也知道不妥,模糊地带过了不该说的话。

 

已经晚了,佐助一脚踹在副官的小腿骨上,军靴踢人本就很痛,搜查官先生又用了十足的力道,副官直接跪倒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

 

“漩涡特等搜查官的名字,”佐助闭了一下漆黑的,深邃得像冰原一样的眼睛,“也是你可以叫的么。”

 

 

佐助赶到医疗部时,春野樱正在帮鸣人处理伤口。两小时前鸣人被一个A级吸血鬼的长刀在腰侧划开一个几寸长的口子,佐助去扶他时,摸到了满手温热的血。才短短一会儿,伤口就自行愈合了大半,樱抿着唇给伤口消毒。

 

“嘿嘿你来啦,”鸣人露出擅长的傻笑,眼神却没有看向佐助,“麻烦你一个人向叔叔做任务汇报啦。”

 

漩涡家同宇智波家世代交好。鸣人的父母水门和玖辛奈作为当年木叶的王牌搜查官,功勋卓著,可惜很早就双双牺牲于战场,自此鸣人在宇智波家的照拂下长大。

宇智波的家主富岳是木叶的长官,心思深沉,家教严苛,却厚待鸣人,鸣人喊了富岳很多年叔叔,直到进了木叶做搜查官,成为了富岳下属也没有改口。

 

佐助看了看鸣人瘦削的腰线,伤口没有缝合,却已经不再渗血,“长官听说你受伤了,让我送你回家。”

 

“诶?不用的吧 ——”鸣人扣好衬衫的衣扣,看到佐助压抑着怒气的脸色,“那好吧。”

“不过在此之前,小樱,麻烦你给我一支抑制剂。”

 

樱迅速配好药水,针尖扎进鸣人纤细的手臂时,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蔚蓝的眼睛里是深海一样的,绝望的平静。

 

佐助被这样的眼神深深地刺痛,即使是少年时,他在水门夫妇的葬礼上,也不曾见鸣人有过这种表情。

那是气候温和的五月,青草香气和暖洋洋的太阳光混和着,美好得像是讽刺。久不露面的前任家主宇智波斑亲自带着族人在水门夫妇的灵位前行叩首礼。


鸣人握着拳头站在一旁,身形笔直,像一根绷紧的弦。少年的眼角和鼻尖因为哭过的关系,染上浅浅的红色。

佐助想去抱一抱他。

 


宇智波一族作为木叶的领导者已有上百年,依靠操纵尾兽作为武器的秘术,几乎战无不胜。佐助在这样的年纪就是特等搜查官,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家族天赋。

鸣人不同,他并无天赋,但胜在战斗时速度极快,攻防兼备,在战绩上与佐助近乎持平。

 

现在鸣人好像换了战术,佐助用余光扫过坐在副驾驶上的人,他把毛绒绒的金色脑袋转向车窗,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

 

“下次不要只顾着进攻,”佐助犹豫了片刻,“这次受伤本来可以躲过去的。”

鸣人没有回应。

 

下车的时候,鸣人砰得一声摔上车门。

“佐助,你知道的,”他的语气却是平静,“我本该像我的父母亲那样,光荣地死在战场上。”

 

半年前的三七区,满目疮痍。佐助带人赶到时,鸣人已经独自解决了三个S级的吸血鬼。他躺在废墟之中,左胸被开了一个大洞。

 

随行的医疗部首席纲手当下就表示没有救了。

 

佐助蹲下身,小心地把鸣人搂在怀里。

 

过量的血液流失几乎抽走了鸣人的全部力气,他尚有意识,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到佐助近乎崩溃的表情。

 

“如果有来世,”鸣人的脸色惨白,声音却意外地清澈,“佐助希望是什么样子的?”

“出生在平凡的世界,平凡的家庭,做一个普通的人,再也不要认识你。”

 

纲手转过脸去,她是医者,见多了生死,也难以忍受如此令人心碎的诀别。

 

“那怎么办,”鸣人缓缓地握住佐助颤抖的手 ——

“我希望出生在普通的你的隔壁呢。”

 

TBC


评论

热度(18)

  1. 时光之闸司库瑞普特 转载了此文字
  2. 子卿与辰司库瑞普特 转载了此文字
  3. 布言布语司库瑞普特 转载了此文字